Cn|En

技术与服务

新冠奥密克戎(Omicron)突变假病毒

【新品速递】枢密奥密克戎(Omicron)突变假病毒助力疫苗开发

Omicron变异株

     奥密克戎(英文名:Omicron)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变种 。最早于2021年11月9日在南非首次检测到。11月26日,WHO将其定义为第五种“关切变异株”。Omicron含有大量突变,数量是德尔塔的两倍。其同时具有变异株Alpha(阿尔法)、Beta(贝塔)、Gamma(伽玛)和Delta(德尔塔)刺突蛋白的重要氨基酸突变位点,包括增强细胞受体亲和力和病毒复制能力的突变位点。新冠病毒数据库GISAID目前共享的信息显示,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突变位点数量明显多于近2年流行的所有新冠病毒变异株,尤其在病毒刺突(Spike)蛋白突变较多。


Omicron对疫情的影响

     研究表明奥密克戎变异株同时存在“K417N+E484A+N501Y”三重突变,对现有疫苗免疫逃逸的能力增强;还存在其他多个可能降低部分单克隆抗体中和活性的突变;突变的叠加可能降低部分抗体药物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保护效力。Omicron变异株的出现给全球疫情防控带来了巨大困难。特效药物开发、有效疫苗开发,新冠康复者体内病毒水平及时监测评估,是从根源上战胜疫情的关键手段。针对Omicron可能存在显著的免疫逃逸的情况,仍需更多研究来明确Omicron的传染性、致病性。 

     枢密科技飞速投入研发力量,成功开发奥密克戎(Omicron)突变假病毒,协助科研人员快速评价新冠疫苗和抗体药物对Omicron的保护效果。 


开发假病毒的意义

     新冠病毒是高致病性呼吸道病毒,感染性极强,尤其是Omicron突变位点之多,其在部分区域的迅速流行更引起了全球的密切关注。然而,活病毒的研究对实验室安全级别要求极高,需要达到P3以上。目前国内能满足条件的实验室只有40多家,完全不能满足常规科学研究。因此,需开发一种能够在较低安全级别实验室进行研究的活病毒替代品。

     假病毒(Pseudovirus)是指目的病毒能够整合另外一种不同种类病毒的囊膜糖蛋白,从而形成的具有外源性病毒的囊膜,而基因组保持着目的病毒本身基因组特性的病毒,它可携带荧光素酶/荧光蛋白等报告基因,具有高效、稳定、安全,可长期稳定制备,应用范围广等特点。目前,慢病毒、逆转录病毒、水泡性口炎病毒、腺病毒等都已被开发为假病毒在体内实验中广泛使用。假病毒已广泛用于病毒感染机制研究、中和抗体及抗病毒药物筛选和评价、血清中和抗体检测以及疫苗效价评估、病毒检测的标准品等领域。基于 SARS-CoV-2 假病毒载体(Pseudovirus VSV/LV-S)已被用于研究 SARS-CoV-2入侵人体细胞的具体机制。

     BrainVTA开发了Omicron假病毒,该假病毒可在生物安全2级(BSL-2)中进行实验操作


1)中和抗体实验

     在假病毒的中和试验中,中和抗体抑制病毒进入细胞与ACE2表达细胞(HEK293T-hACE2和BHK-hACE2)中荧光素酶或荧光(EGFP和mCherry)信号水平的降低相关。该方法简单、灵敏度和精度高,适用于高通量实验。此外,在测试过程中没有使用活病毒。因此,该方法可作为在快速反应中安全进行血清学研究的替代方法。

图片

2)构建模拟SARS-COV-2感染细胞/动物的研究模型

图片


枢密科技产品及服务

1.现货产品--各株系现货假病毒

图片

Fig.1 新冠VSV系统假病毒


图片

Fig.2 新冠LV系统假病毒


优势:a.生物安全性高。假病毒不具备自我复制能力,为单次感染病毒,无生物安全威胁。b.表达效率高。48~72小时后即可观测。c.宿主细胞广。


2.SARS-CoV2相关细胞系产品

     概述:携带有hACE2蛋白的HEK293T和BHK细胞系可用于模拟体外假病毒的感染实验和中和抗体检测实验,同时可选择红绿荧光蛋白进行定性区分和定量分析。

图片

Fig.3 ACE2细胞系


3.中和抗体检测服务

     BrainVTA可为您的抗体或血清样品提供中和抗体检测服务。利用我们包装的假病毒,可模拟抗体阻断病毒进入细胞的生物过程,检测抗体或血清对假病毒是否具有中和活性,从而筛选出具有中和活性的抗体或血清。


4.假病毒定制生产  

可定制SARS-CoV-2其他非列表产品的突变体假病毒,除此之外,流感病毒、PRRSV等其他病毒的假病毒包装也可承接定制。


参考文献

[1] Thomas T. SARS-CoV-2 receptor ACE2 expression in the human heart: cause of a post-pandemic wave of heart failure [J]. European Heart Journal.2020.9(1):45.

[2] Yao XH , He ZC , Li TY, et al.Pathological Evidence for Residual SARS-CoV-2 in Pulmonary Tissues of a Ready-For-Discharge Patient[J]. cell research. 2020. 2(8):1-3.

[3] Nie J , Li Q , Wu J , et al. Establish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pseudovirus neutralization assay for SARS-CoV-2[J]. 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2020.9(1):680-686.

[4] Jhun H, Park HY, Hisham Y, Song CS, Kim S. SARS-CoV-2 Delta (B.1.617.2) Variant: A Unique T478K Mutation in Receptor Binding Motif (RBM) of Spike Gene. Immune Netw. 2021.10(5):e32.

[5] Thomas T . SARS-CoV-2 receptor ACE2 expression in the human heart: cause of a post-pandemic wave of heart failure [J]. European Heart Journal.2020.9(1):45.

[6]Callaway E. Heavily mutated Omicron variant puts scientists on alert.Nature.2021 .12(7887):21.

[7]Tingting Li, et al. Cross-neutralizing antibodies bind a SARS-CoV-2 cryptic site and resist circulating variants. Nat Commun. 2021.12(1):5652.

[8]Tyler N. Starr, et al. SARS-CoV-2 RBD antibodies that maximize breadth and resistance to escape. Nature. 2021 .11(7874):97-102.

[9]Liu H, Wei P, Zhang Q, Aviszus K, Linderberger J, Yang J, Liu J, Chen Z, Waheed H, Reynoso L, Downey GP, Frankel SK, Kappler J, Marrack P, Zhang G. The Lambda variant of SARS-CoV-2 has a better chance than the Delta variant to escape vaccines. bioRxiv [Preprint]. 2021.8(26):457-692.

了解产品及服务请扫码
或添加客服微信:BrainVTA2020

信息订阅

我们将及时向您推送最新产品资讯

免责声明| 法律支持| 联系方式

地址:中国武汉东湖高新区光谷七路128号中科开物产业园1号楼
市场:027-65023363
行政/人事:027-62439686
邮箱:marketing@brainvta.com

Copyright ©2021 武汉枢密脑科学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2021009124号 DIGITAL BY VTHINK